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汀州记忆

当前位置: 首页 > 汀州客家 > 汀州记忆 > 正文

中央红色交通线(长汀站)(6):国家政治保卫局长汀工作站(长汀城关毛铭新印刷所)

发布时间:2022-06-21 14:30:28来源:长汀县融媒体中心

(一)历史沿革

国家政治保卫局长汀工作站为中央苏区红色交通线秘密站——长汀毛铭新印刷所,原名毛铭新印务局,为红军印刷厂。

(二)革命史迹

长汀城贫民毛鹤书的大儿子毛焕章于1921年创办毛铭新印务局,由其父亲当家,兄弟经营。毛鹤书的三子毛钟鸣、五子毛如山、七子毛旭初等兄弟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10月,毛钟鸣和张赤男等热血青年在长汀参加北伐军,抵达武汉后,毛钟鸣任国民党中央联席会议秘书处干事,在秘书长吴玉章(中共党员)领导下从事革命工作,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回到长汀毛铭新印刷所隐蔽。同年9月,南昌起义军入汀,先后发展了段奋夫、黄亚光、王仰颜、毛钟鸣等人入党,成立了中共长汀特别支部。毛铭新印刷所为起义军印制大量标语、传单,宣传党的纲领和革命主张。起义军离汀后,毛钟鸣留在长汀负责城区地下斗争,吴玉章临别时嘱咐他说:“要想方设法把印刷所办下去,以应将来革命需要”。

毛铭新印刷所是国家政治保卫局长汀工作据点和红色地下交通站。根据毛泽东的指示,毛铭新印刷所一直保持原有的商业面貌。1931年10月下旬,毛泽东来到长汀,主要办了三件事:(一)筹办印刷厂;(二)要毛钟鸣找一些印刷工人前往瑞金,为11月7日的“一苏大”搞印刷工作;(三)要毛钟鸣推荐会绘制钞票图样的人员。

1932年12月,福建国家政治保卫局和闽西苏区各地保卫局相继成立,采取对过往苏区可疑人员盘查,发放路条,检查邮件,防范敌人刺探破坏。

1931年12月底,周恩来取道香港,经闽西中央苏区秘密交通线途经长汀时,在长汀召集闽粤赣边区临时省委领导罗明、李明光、李沛群和毛钟鸣等人,指出:“宁可放弃苏区一个县,也要办好交通线,粉碎敌人的围剿和封锁”。并要求福建省委迅速设立闽西交通大站,将交通大站即工农武装交通站改为“闽西工农通讯社”第一分社作掩护,后来统一称为“工农通讯社”;同时叮嘱毛钟鸣要充分发挥地下支部的特殊作用。

1932年春,依照周恩来同志的指示精神,国家政治保卫局白区工作部在汀州城区设立秘密办事处,由毛钟鸣领导的城区地下支部以毛铭新印刷所为掩护,负责经交通线前往瑞金的中共领导人及家属的中转停留,重要物资和情报的安全护送传递。

国家政治保卫局邓发局长、白区工作部张然和部长亲临长汀,邓发对毛钟鸣说,苏区反围剿的斗争形势任务极其繁重和尖锐,地下党支部的作用必须马上恢复起来,要以地下支部和主要骨干为主,在长汀组建国家政治保卫局白区工作部秘密工作办事处。邓发、张然和曾到省委、县委调查和了解,认为毛钟鸣有毛铭新这块招牌,是最适宜这项工作的。这个特别成立的组织一直保持秘密状态,初由张然和负责,后由毛钟鸣领导,把毛铭新印刷所作为秘密联络站,采用单线联系工作。毛钟鸣接到任务后,立刻行动,从汀州城区各支部未暴露身份的党员中挑选,要求这些人党性强,保守秘密,有公开的身份作掩护,与敌斗智斗勇,构筑起红色秘密堡垒。

长汀秘密联络站的主要任务是:(一)在白区建立据点,(二)接送进出苏区的党的交通人员和领导同志,(三)搜集和传送敌人军事情报,(四)购买军需和特用物资;建立秘密交通线:一是上杭——峰市——潮州——汕头,二是长汀——瑞金——赣州,三是清流——宁化——连城——永安;设立秘密站点。

在长汀,以毛铭新印刷所为秘密站点,内有毛钟鸣、毛旭初、范为民等地下党员。在邮电局,有地下党员刘炳镛。地下党员李英是裁缝师傅,在白区上杭城关开设一家裁缝店,作为秘密联络站;兰奎光在上杭汀江河边建有秘密联络站;范为民曾在上杭县“同文衡记印务局”当印刷工人,从事革命工作;赖石春(化名:罗XX,等)是汀江河上的船艄公,以此身份从事秘密交通线工作;谢代盛、邓仕诚等人是秘密交通员,经常往来于交通线。

当时政治保卫局给秘密交通员(均有不同的别名、化名)特发一种秘密工作证件,凭此证件,可在苏区内畅通无阻地来往。这些地下党员均不公开党员身份,以社会公开的职业为掩护,积极从事党的秘密工作,有的还暗地里领导工会开展工作。如范为民负责印刷工会、梁咸德负责搬运工会、刘炳镛负责邮电工会、梁友三负责店员工会、兰奎光负责刨烟工会、李英负责缝衣工会。

交通站接送了许多进出苏区的党的交通人员和领导同志,其中有苏联人(李德)。一次,有二位到中央苏区开会的代表要返回上海,国家政治保卫局将护送任务交给地下支部。毛钟鸣派邓仕诚、赖石春随行护送,并通知上杭县秘密交通站的李英做好接应准备。陆路上,邓仕诚带着二位代表行走在汀江河边崎岖的山径向上杭而去,汀江中,赖石春撑着一条小船跟着他们。遇到敌人设有岗哨的地方或陆路较难走时候,他们会提前上船、适时下船。就这样,一路晓行夜宿,水路并进,来到上杭县金山渡口。敌人在该渡口驻有重兵,戒备森严,过往行人都要搜身检查,稍有可疑即加逮捕。代表身上藏有秘密文件,若被敌人搜出,后果不堪设想。正在代表焦急时,上杭县秘密交通站李英派来接应的二位交通员来到跟前,他俩均是樵夫模样,对上暗号后,迅速将文件藏在柴火里,之后大摇大摆地挑着柴火登船过渡。岗哨只顾搜身,对每日砍柴过渡的柴火未加注意,就让他们顺利地通过了金山渡口。就这样,二位代表在交通员的护送下,一站接一站,安全离开苏区到达上海。

有一次,邓仕诚负责接十四担重要物资回苏区,准备次日运回,晚上他发现走漏了风声,立即决定连夜转移,第二天敌人来搜捕扑了个空。

秘密交通员谢代盛经常行走在交通线,有时其妻子沈太阳妹也一起配合行动。一次,他们夫妇在上杭县城挑运秘密物资,突然接到李英的情报,他们连夜离开县城,安全脱险。

邓仕诚有一次送情报去江西瑞金,他将情报藏在雨伞中间的竹竿中,装成小商贩,挑着货担上路。来到瑞金郊区一个岗哨旁边时,突然冲出七、八个哨兵,端着刺刀枪团团围住他。邓仕诚从容镇定地放下货担,顺手将雨伞放在地上,伸开双手,让哨兵搜身。哨兵搜身后,又查货担,没有发现问题,只好罢休。邓仕诚捡起雨伞,挑着货担离开岗哨,安全地将情报送到目的地。他们采用各种秘密方式传递情报。有将情报藏在猪肉猪肠中,通过邓仕诚卖猪肉进行传递;有将情报密写在约定的书报中进行传送。刘炳镛能通过贴邮票、盖邮戳的不同位置组合,向对方发出暗示,能在接、打电话时准确、不留痕迹地传递情报,能巧妙的将情报藏在邮包中,安全地寄出,从未失误。

中央红军长征前后,交通站在毛钟鸣组织领导下掩护转移了大批苏区干部及家属。许多人来到长汀都由毛钟鸣派人护送,不少人就住在毛家,再行转移。如:某女士曾在毛家住了几天后转移,某领导的岳母被化装成富婆坐轿子转移,邓某外派搞兵运,梁咸德受毛钟鸣的派遣作为挑夫护送邓发的儿子出苏区到香港等等。

红军撤离汀州城前,为了保护印刷厂和设在印刷厂的地下党支部不遭敌人破坏,继续发挥作用。上级党组织决定将毛钟鸣同志以犯罪为名当众“逮捕关押”,并查封了他的毛铭新印刷所。尔后,省政治保卫局责令当地商会出面具结担保他出狱。在毛钟鸣临出狱前夕,党组织又以“提审”形式,“单独审讯”,当面交代任务,就这样,运用“一抓、一放”的谋略,巧妙地为毛钟鸣涂上一层“保护色”,消除了外界的猜测,掩护了他的身份和人身安全。

1938年冬,毛钟鸣奉命离汀到上海工作。“一九三四年红军长征后,毛钟鸣同志严格执行中央指示,直到一九四九年全国解放,长期在白区从事党的工作,严守党的机密,利用合法身份,与敌人进行斗争。一九四九年以后,他在国外工作其间,‘出污泥而不染’,工作认真负责,出色地完成了组织上交给他的任务。”“一九五八年秋回国,在中共广东省委、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工作。毛钟鸣同志一九六〇年起任上海市政协委员,一九六四年起任第四届、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一九八四年起享受副市长级待遇。”“毛钟鸣同志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奋斗了半个多世纪,把毕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党和人民,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注:摘自1986年“追悼会悼词”)

毛铭新印刷所是当年国家政治保卫局长汀工作站和中央红色交通线上的重要交通站,利用印刷所作掩护,迎来送往出入苏区的主要领导、革命同志,承担信件、物资的传输、转运,为中国革命胜利作出过重要的贡献。

(长汀县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